2020-03-11
刘柏辛这个“嗯”在短视频怎么就被玩首来?丨娱论

□优作(乐评人)

而不光仅是音乐自己,和歌弯配套的视觉物料也同样主要(甚至更主要)。有专门多的音乐并非原由其录音版本被追捧,而是原由MV的摄制,或是舞蹈的编排,甚至是一套浅易趣味的手指舞而走红的。从迈克尔·杰克逊到刘柏辛皆是如此。从制作者的角度来说,运营一首歌弯,绝不是只偏重听觉就能够安枕无郁闷的。在视觉、听觉上尽量地往安插这栽有利于传播的Meme而不影响作品的集体品质,是这个产业中的做事者们必须面对的新课题。

《Manta》中这个“嗯”的走红就按照了展现-被人觉得与多分别而认可-模仿-传播-走红的标准Meme传播路径。原形上,这在通走音乐借助互联网传播的历史中早已是司空见惯。以2019年的大炎金弯《Old Town Road》来说,它最初的走红就是在海外某短视频平台上借助了那时最具人气的电子游玩《荒野大镖客2》的画面内容形了名为Yeehaw Challenge(牛仔提战)的Meme。而更早的例子还包括了2012年红遍全球的韩国歌弯《江南Style》,这首歌在MV的全篇安插了大量喜感通盘的情节,而最后令其席卷全球的Meme,是副歌中著名的“骑马舞”。大量自愿模仿骑马舞的视频令《江南Style》成了互联网史上第一支不雅旁观数目超过10亿次的视频。

吾们能够不悦目察到,引首短视频操纵者跟录并传播这首歌的,并不是有歌词的段落,而是她在现场版的前奏中的一个相通“嗯”的哼唱。这个“嗯”本是个毫偶然义的虚词,在录音版本的混音中也处在一个专门靠后、很暧昧的位置,存在感并不强。但在现场版本中,刘柏辛的这一声哼唱是由话筒收好,配上她冷漠乖张的外情,于是相比录音版变得专门醒目。

这一声“嗯”从而变成了这一版本的主要兴趣所在,也成了这首歌在外交平台普及传播的主要理由。用一个永远在西洋外交网络上操纵的词来说,它就成了一个“Meme(读作“米姆”)”。Meme在字典上的注释叫做“模因”,听首来犹如令人有些费解,在中文中也找不到希奇贴切而平时的对答词汇。它相通于一个“梗”,但又更强调重复和传播性,而非兴趣性。Meme能够是一栽特定走为(XX提战),一个图像(外情包),一个动物视频,或是一段音乐,只要它受到人们的认同并令他们有动力往复制和传播,它就成了一个Meme。如今这个词汇在大量的语境中和“Swag”等词汇相通是直接以英语的状态来操纵的。在说话学上,这是当代常见的一些“语码混用”表象。

好的作品配上好的Meme,并用一栽惊世骇俗的手段往展现出来,即使只给它一次机会,也能够一击即中。

正在演唱的歌手。图源其微博

于是在歌弯中安插这栽很酷、很好乐、很可喜欢或者是任何能引首听多模仿与意愿的Meme,就成了当代通走音乐工业制作中不走无视的主要技巧。尽管在华语通走音乐产业中这还不是一个普及的概念,但有大量以短视频平台传播为如今标的音乐人已经凭着直觉在云云做了。例如《学猫叫》中的“一首喵喵喵喵喵”,从传统创作角度望来有着相通于儿歌的粗浅水准,但正是这栽粗浅令其显得可喜欢,易于批准和传播。

数周前,歌手刘柏辛带着单弯《Manta(魔鬼鱼)》登上“歌手”舞台,尽管并未取胜,但作品《Manta》中的片段近期成了颇受迎接模仿对象,不光是人,猫狗等宠物也在参与。

新京报编辑 吴龙珍 校对 卢茜

短视频平台的模仿不限人类,猫狗也有参与。

鸟叔的骑马舞。